嘻哈是什么意思?《中国有嘻哈》引专业音乐人和爱好者不满

  随着一句“你有freestyle吗?”《中国有嘻哈》一飙红。但是,这个有众多达人参与的选秀节目却引起了不少专业音乐人和爱好者的不满,嘻哈乐手们也选择纷纷创作歌曲抵制该节目,称呼其为“伪嘻哈”。

  嘻哈一词翻译自英语hip-hop,指一种源自美国的街头文化,形式多种多样,有音乐、街舞、涂鸦、服饰等等。其中以说唱(Rap)为主的嘻哈音乐可谓是嘻哈文化的核心。从形式上,《中国有嘻哈》完全符合以说唱为主的嘻哈音乐,其被抵制的原因大致集中于评委是否真的懂嘻哈,节目本身是否只是一场“反嘻哈”的商业作秀。甚至有被淘汰的选手创作了一曲《中国死嘻哈》其为“关于钱的运作”和“装在牛皮纸袋里的过期热狗”。可以说,节目的“嘻哈”遭到了普遍质疑。

  然而嘻哈到底是什么?是娱乐形式还是生活态度?是荷尔蒙还是胰岛素?是目的还是手段?这样一个面目模糊的文化总是对着一切规则用嘴角翘出不屑的弧度。在中国,这一翘就是光阴三十年从流行歌曲中说唱元素初见雏形到正统嘻哈与国内变种的碰撞,再到如今轰轰烈烈的商业化崛起,嘻哈音乐在中国兜兜转转。用三十年一梦来评判中国嘻哈不免有些虚妄,但它确实似乎刚刚上,又似乎未老先衰。

  嘻哈文化产生自经济衰退、动荡不安的上世纪六七十年代美国纽约。这是美国人口最多的城市,有97个国家和地区的移民,800种语言。不同文化和阶层在这里碰撞糅合。其中,布朗克斯(Bronx)是纽约最穷的街区,非洲裔和拉丁裔移民是这里的主人。自牙买加移民把打击配乐的方式带入日常街区文化之后,很快,表演者开始跟随节奏说唱。那时的黑人青年由于缺乏经济条件,平时大多以说唱、街头篮球、跳舞来取乐,也自然成为他们抵抗主流文化的方式。嘻哈文化就这样在他们的日常生活中产生,并逐渐开来,进入了主流文化。

  八十年代初期至中期,嘻哈文化通过《霹雳舞》等美国电影引入中国。当时的中国当时处在社会变革的新时期,对所有的外来文化都显得新奇却又过于和谨慎。尤其是嘻哈这种和讲究含蓄内敛的传统文化的完全相反,个性张扬,甚至可能显得有些浮夸的文化表现形式,让许多人极为反感。很长一段时间,街舞青年都被认为是“不务正业”的典范。

  重重压力抵挡不住反叛的者,嘻哈文化的传入首先带来的是形式上的“反叛”。

  当时社会主流音乐多半是民歌或者普通流行乐,乐曲风格和主流大相径庭的嘻哈首先开始试探性在流行音乐中崭露头角,这一阶段的嘻哈音乐不过初现雏形,一般都是在歌曲中夹杂说唱元素或者在整张专辑中的某一首歌尝试说唱风格,主要是作为一种新潮元素出现,体现出与传统音乐不同的姿态。

  率先尝鲜的是港台歌手。也许极少数人会想到,最早让嘻哈音乐进入大众视野的会是流行乐手林子祥。1982年,林子祥的音乐特辑《精歌妙韵林子祥》里收录了一段粤语说唱片段,正是纯正的80年代美式风格。此后不久,歌手庾澄庆发行专辑《报告班长》,同名主打歌开创了说唱的先河。

  接着,陆续有很多比较前卫的流行音乐人开始在音乐中加入了说唱因素。曾为田震、孙楠、孙悦写歌的李小龙是国内比较早玩说唱的人,也是中国嘻哈界的传奇人物之一。他在八十年代末参加天津百悦杯霹雳舞大赛荣获冠军,可谓是“文武双全”。1994年,李小龙、尹相杰、还有,四人出了合辑《盗版》,其中四首歌曲被日本著名电影《涩谷24小时》选用。虽然部分人都认为这只是偏摇滚的中国式数来宝,但也算是跨越了难得的一步。值得一提的是,后来的李小龙一直在自己的嘻哈之,并参演了有自传性质的电影。

  80年代末,嘻哈风格也影响了中国摇滚乐坛,带有说唱元素的摇滚歌曲标志着中国嘻哈“内容反叛”的开始。

  1989年,崔健发行的摇滚专辑《新长征上的摇滚》收录了第一首说唱风格的摇滚作品《不是我不明白》。这首歌曲是1985年崔健在七合板乐队时期所创作的,既是国内摇滚作品的先锋之作,也是国内说唱摇滚的鼻祖。这种风格节奏强烈,硬朗有力,影响了诸多摇滚乐队。还有一些摇滚乐手后来说唱之,如“扭曲机器”乐队主唱王晓鸥与DJ张然组建了中国第一支由7人组成的嘻哈乐队CMCB(中国说唱兄弟),以一首《假瓷器》声名鹊起。乐队于2001参加摇滚生力军乐队比赛并获得银,后推出专辑《功夫》,受到好评。

  摇滚乐与嘻哈的结合并非偶然,它们同是起源于反传统和主流审美与乐理的“底层人民”音乐,都具有亚文化强烈的反叛特征。处于社会底层的黑人们对不均、种族歧视和自己恶劣的生活充满了怨愤。嘻哈文化正是带着毒品、帮派、等社会秩序的快感刺激,裹挟着这种怨愤而诞生。它打破常规结构特点,淋漓酣畅的节奏和充满的内容尤其适合对社会进行和鞭挞。

  在中国,相当一部分著名嘻哈作品的中心也正是体制、反思社会现象、挑战权威等等叛逆性内容:《愚乐圈》戏谑地展现了怪相丛生的娱乐圈,《鸿沟》反映出两代人之间和师生之间的代沟,《留学垃圾》了盲目留学热,《老师好》了的教育体制

  这样的风气下,也有不少乐团因社会而受到欢迎,例如上海从2002年左右开始走红的嘻哈组合喷嘭乐团歌词以写实为主,一些生活中的丑恶现象,能够很多中的共鸣,成为上海继黑棒后第二个签约大唱片公司的嘻哈组合,并成功参与大型演出。

  几乎同时期,擅长进行教育体制的乐手郝雨作《我的大学》制作完成。2003年,他的作品《大学生自习室》因生动描写了大学生活的迷茫和,一经发布在网络便创下了120万次播放量,红极一时。在名曲《废铁是怎样的》当中,他唱道:

  有趣的是,以牙尖嘴利成名的他受到相声大师姜昆邀请共创节目冲击央视春晚,可惜最后未能通过审核。在那之后,郝雨拜在姜昆门下,这位名震一时的说唱歌手最后成为了一名相声演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