盘点:那些落马的“个人兴趣爱好

  据中国摄影家协会网站介绍,秦的作品曾获全国摄影界最高——艺术创作金像,出版过影集,、上海等地的地铁里还悬挂了他的作品。秦甚至走出国门,界艺术之都巴黎举办个人影展,可谓“成就非凡”。

  随着一批批贪腐官员的落马,他们的一些个人爱好被广为流传。官员的个人爱好,貌似成为高压反腐中的花边新闻。但深究之下,背后反映的实质,是一种公私不分、通吃的恶劣作风。

  原副市长、原局长王立军,曾获得专利多达254个,其中有211个是2011年一年之内申请的。“王局长”以平均每1.7天申请一个专利的“超高效率”,书写了“科研达人”的“疯狂成就史”。试问,科研的“王局长”哪里还有时间?

  江西省前副省长胡长清,是举国皆知的“书法家”,中国书法家协会会员。此人喜欢到处题字,堂而皇之收受润笔费。登门求字者,也是趋之若鹜、门庭若市。据估算,在其期间,该项收入不下百万。

  中国科协原党组申维辰,对文艺事业相当。他曾担任电影《决战太原》的出品人。担任山西省委宣传部部长期间,拍过很多戏,其中最为著名的是电视剧《乔家大院》和话剧《立秋》。据此前报道,当地评价申维辰:“卖了许多地,拍了一部戏,睡了一群女人”。

  高尔夫球可算是“高大上”的贵族运动。迷恋高尔夫运动的官员中,最著名的是国家药监局原司长郝和平,他不但像打出租车一样乘飞机到全国各地去打高尔夫,更是专门找最高档的球场去打球。据报道,打球消费部分来自求他审批的医疗器械公司。

  铁道部原部长刘志军,对于风水玄学的,可谓达到无药可救的地步。根据已经公开披露的情况,期;一些铁道部重点项目的开工竣工,他都会请“大师”择黄道吉日、吉时;刘还是大师王林的铁杆粉丝,王林曾对刘志军说要帮他办公室弄一块靠山石,“保你一辈子不倒”。

  平心而论,官员也是人,有个人爱好实属理所应当,总不能当了官连都没有了吧。除了、好色、,正常的个人爱好既可,也能陶冶情操,是值得鼓励的。

  但对于掌握公的官员而言,个人爱好就不完全是私人的、日常的小事情,而是关系到能否廉洁行使、能否抵御住由个人爱好所引发的的大问题。

  有一句话:“不怕领导讲原则,就怕领导没爱好”,一语道破了官员爱好与贪污之间的关系。苍蝇不叮无缝的蛋,在无法得到有效约束的情况下,官员过多地“秀”自己的个人爱好,就容易出现种种跑偏。

   首先,在官本位的思想下,即便官员的个人爱好达到一定的水准,也很容易被无限拔高,这就助长了溜须拍马、阿谀逢迎的邪风歪气,腐蚀了正常的生态。一个活生生的例子,胡长清后,一夜间南昌城里胡的题字不见了踪影,当年的洛阳纸贵、一字难求,变成了如今的无人问津、门可罗雀。面对自己在个人爱好上到达的“非凡境界”,官员自身应该有一个的认识:这番众星捧月、万人敬仰的背后不是因为艺术造诣,而是为了那杆毛笔、那架相机背后的公。如果意识到这些,稍有一点的官员,也不会厚着脸皮的“秀”爱好了。

   其次,官员的个人爱好,容易成为别人“投其所好”的突破口,容易滋生。部分官员以个人爱好为借口,要么利用主动获取利益,要么被动接受他人馈赠。以秦玉海为例,据报道,他的摄影创作与其在河南,是完全同步的。随着摄影技艺的提升,秦玉海也完成了的养成之道。秦曾经收到他人价值百万摄影器材的馈赠,还出版过两万册摄影集,到、巴黎开摄影展,将自己的摄影作品悬挂在京沪地铁付费的广告位上。这些都需要巨额资金支持,单靠收入,他肯定是无力承担的。因此,要么是买单,要么是企业赞助,而对于一个地方高级官员来说,这都是违纪违法的贪腐行为。

   古训云:好船者溺,好骑者堕,君子各以所好为祸。历历在目,官员拥有太多的爱好并习惯性展示,是极容易出现问题的。

  当然,官员不是不可以拥有个人爱好,也不是说不能把个人爱好提升到很高水平,而是说,既然你是身份,就不可以在公开的场合过多地“秀”个人的爱好,更不能凭借个人爱好进行权钱交易、牟取名利。

  一旦和爱好混杂在一起,受的不仅仅是公共体制,当地党和的形象,群众的公共利益,也会受到损害。甚至,当地百姓的审美,都会遭受贪腐官员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