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民币今年以来已升值了293% 外资投行年底看到62

  “ 谁也没想到今年初人民币能升得这么快,现在根本不敢预测年内会到多少,美元也是疲软到超过了预期。”尽管只过了32个交易日,但一位股份制银行外汇交易员却直呼意外连连。

  今年以来(1月2日到2月14日),人民币对美元中间价累计升值了2.93%,升幅达到了去年的一半(2017年人民币中间价升值5.8%),更多反映市场预期的人民币对美元即期汇率则升值了2.5%,几乎收复了2015年“8·11”汇改后的全部失地。而同期,美元指数下跌了2.8%。

  随着农历狗年的到来,在央行明确已基本上退出常态化干预后,外汇市场交易人员和研究机构倾向于认为,央行对汇率波动度的提高有望延续,部分外资投行则乐观预计人民币对美元汇率有望在年底升至6.2。

  美元指数的大幅回落无疑是包括人民币在内的非美货币2018年以来集体走高的最重要原因。

  从年初的92上方到年内最低的88.42,美元指数一度下跌超过4%。不过,随着此后全球股市暴跌,投资者买入美元避险,美元随之走强,在农历新年前一度回升到了90上方。

  1月底瑞银首席投资办公室的外汇策略主管Thomas Flury就列出了多个美元今年将会贬值的理由,其中包括了汇市不再关心特朗普式交易、美联储加息的时机无关紧要、税改和支出并不利好美元等。

  美银美林也在报告中坦言,今年以来美元转弱使人意外,原先该行认为美元于今年下半年及明年才会转弱,但目前已提早出现,而市场预期美国今年加息三次,而市场对欧元区乐观,而近期中央银行的储备减少美元资产。不过,该机构仍认为,美元仍有可能反弹。

  无论是市场交易人员还是研究机构,都感受到最近几个月央行已经退出常态式干预,市场倾向于认为,这一近期人民币持续升值的一个重要原因,有望持续。

  “从2017年下半年以来,央行退出外汇市场的常态式干预,不再承担‘最大做市商’的角色,这使得外汇市场变‘浅’,一个表现在成交量上,例如,近期外汇市场的日均成交量在150亿美元左右,低于正常时期230亿美元的平均水平。市场‘浅’的另外一个表现在价格上,人民币汇率升的幅度和贬的幅度均有所加大,通俗点讲就是,升得多,贬得也多;升得快,贬得也快。”招商证券首席宏观分析师谢亚轩认为。

  可见的是,今年一个月多月来,尽管人民币累计升值了接近3%,但也曾出现过日内盘中近1000点的跌幅(2月8日),但市场并未出现恐慌情绪,在交易员看来,这种情况在过去并不多见。

  另一方面,去年登场并带动人民币大幅升值的逆周期因子在1月暂时退场,央行解释称,此举是将“逆周期因子”调至中性,“收盘价+一篮子货币汇率变化+逆周期因子”的中间价报价模型并未改变,未来报价行仍可能会根据形势变化动态调整逆周期系数。

  “今年初央行将逆周期因子调为中性可视为价人民币汇率定价机制基本成熟的重要信号。”申万宏源认为,只要市场对人民币汇率预期仍在合理范围,人民币升值最大的意义在于使国内货币政策摆脱了外部掣肘,国内货币政策会更加立足于中国经济基本面与金融监管自身的进展。

  今年以来人民币的强劲走势,同样给了外资投行一个措手不及,纷纷上调人民币对美元预期。

  瑞银证券中国首席经济学家汪涛在最新的研报中认为,朝前看,鉴于美元还可能进一步贬值、国内外汇管制下资本外流压力有所消退,预计人民币对美元汇率相对强势,年底达6.2。

  今年2月初,随着人民币汇率的走势强劲,汇丰银行上调了2018年年底人民币对美元预测至6.2,2019年年底预测为6.4。

  国信证券()认为,考虑到对出口增速的影响,央行将逐步引导人民币汇率回到双边波动的趋势,而后期美元指数的回升将导致人民币汇率略有贬值。根据历史数据对利差和汇率关系的估测,预计一季度人民币兑美元汇率将从目前的6.3附近贬值至6.5附近,风险点在于美国加息进程预期下降引致的美元指数下跌。

  无论是早前贬值预期浓厚,还是现在人民币对美元汇率连续升值,国家外汇局都多次公开提醒企业加强外汇风险意识。

  国家外汇局新闻发言人英稍早前在国新办新闻发布会上表示,汇率双向波动后最可喜的是看到企业逐步在改变对人民币汇率的一个固定思维,赌单边升值或单边贬值的企业逐渐减少,前些年的非或者是恐慌性的行为明显减少,仍看到部分企业汇率风险管理不到位,如对汇率风险认识不到位,对套期保值认识不到位等。

  中金公司则提醒,需要注意人民币贬值预期的逆转可能已经带来了企业部门新的外汇套利/错配行为,这为跨境资本流动的管理带来新的挑战:一方面,2017年以来中国企业发行的离岸美元债高达3000亿美元以上(约2万亿人民币)、此为实际意义上的“空美元、多人民币”交易;而另一方面,无论从绝对规模还是资产占比来看,估算的出口商未结汇外汇头寸也处于历史高位,显示人民币的“空头平仓”交易有很大的空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