马克•苏斯曼:用专业知识帮助世界上没那么走运的人

  他出生在南非,成长中一高歌猛进。他是哈佛大学优秀毕业生,大学博士,曾在联合国担任要职,辅佐过第七任秘书长安南。2007年,他应比尔•盖茨之邀加入盖茨基金会,现担任比尔及梅琳达•盖茨基金会首席战略官、全球政策与项目总裁,全球健康与发展的机遇和挑战。

  马克•苏斯曼讲到,他在种族隔离时代的南非长大,那时法律,黑人没有选举权,不能和白人居住在同一个区域,没有平等的教育机会,没有平等的医疗机会。所有的这一切让他强烈地体会到社会的必要性,而且必须为南非的争取更多机会。后来作为一个记者,他也看到了不仅是南非,还有整个非洲,乃至全世界很多的不公平现象。这些个人和职业经历对马克•苏斯曼后来的选择产生了重大影响。于是他加合国,之后加入盖茨基金会,希望帮助解决成长过程中看到的种种不。

  盖茨基金会的根本目的是减少全球的不平等现象。基金会把精力集中在健康、农业还有普惠金融这些领域,因为他们在这些领域有比较强的专业知识,所以想要去帮助世界上那些没那么幸运的人,无论他们是在中国、非洲,或者其他任何地方。

  盖茨基金会的另外一个信条是乐天行动派,马克•苏斯曼说,“虽然我们会看到很多挑战,但是真正让我们能够保持乐观的是看到全世界的进步,并且知道这些进步正在发生,而且是有可能的。比如说中国就是一个最好的例子,中国在过去几十年,产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尤其是在扶贫、减贫、改善5岁以下儿童的死亡率和很多的疾病防控方面。同样,基金会在非洲和亚洲等其他的地区和国家,也看到这些进步。正是因为这些进步,让基金会充满了乐观,而且作为行动派,我们希望这些改变发生地更快。”

  马克•苏斯曼介绍道,十年前,盖茨基金会办公室刚刚成立的时候,主要集中精力开展艾滋病防控工作,并且与当时的卫生部,也就是后来的卫计委形成了深厚的合作关系。后来,基金会的扩展到结核病防控、控烟等领域,基本都是围绕中国自身的公共卫生挑战展开。基金会也继续深化在中国的扶贫、减贫工作,响应习提出的到2020年消除极端贫困的目标。但是基金会工作的最大一部分,后来成为了“中国帮世界”目标的一部分。具体而言,就是利用中国的经验、专长、活力和创业,帮助其他国家实现它们各自的发展目标。

  马克•苏斯曼认为,整体来看,中国在公共卫生领域取得的进步举世瞩目。比如过去二十年里,中国儿童死亡率的下降速度居全世界之首。中国在艾滋病防控、结核病防控方面也取得了很大的进步。但挑战依然存在。比如说结核病领域,中国耐药结核病的情况还很严重。在许多偏远的农村地区,还有人无法获得基层医疗保健服务。这也是为什么盖茨基金会的联席梅琳达•盖茨在近期访问中国期间,和卫计委签署了一个新的谅解备忘录,携手开展相关工作,特别关注农村地区的儿童营养问题,母乳喂养,以及加强基层卫生保健系统,确保中国每个人都可以享受这些服务。

  马克•苏斯曼曾经说过一句话,“世界正在变好,这更加坚定了我们乐观的信心”。在他看来,虽然全球每天都有很多不幸的事件发生,像叙利亚战争、难民问题、贫困问题和地区冲突等等,我们不会对之视而不见。但我们也要有全局观,要看到很多进展,比如减贫、扶贫、减少儿童死亡、疾病、普惠金融方面的进步,农业资源和技术的推广,以及教育的进一步普及等方面。而且未来这些进展会更快地发生。他表示,盖茨基金会也希望成为推动加速发展的一份子。

  马克•苏斯曼在联合国大会与坦桑尼亚家贾卡亚•基奎特探讨农业和健康问题。

  凤凰公益:作为世界上最大的私营基金会,盖茨基金会运营方式的独特性体现在哪?

  有几个原因让我们与众不同。一是我们能够长时期地承担风险,这是很多国家,以及像联合国这样的机构无法做到的。他们的目标可能设置的稍微短期一点,并且有很多实际的考虑。比尔和梅琳达非常清楚,我们要解决的很多问题需要经过长期的努力,比如说五年、十年、十五年、二十年,这使我们能够非常专注,调动大量资源去解决比较复杂的问题。其次,基金会在很多我们关注的领域有非常深厚的经验和专长。我们能够调动世界上最好的专家资源,解决这些问题。再次,我们能够与和机构建立非常广泛的合作伙伴关系,例如中国和各部委以及联合国等。这样能使我们聚集更多的资源和专长,解决问题。这一点上也常独特的。

  中国最突出的优势是自身拥有作为一个发展中国家的发展经验,并深知如何借鉴这些经验解决实际问题。相比之下,国家在这方面非常欠缺,无法与非洲和其他亚洲国家开展此类对话。而且中国在发展农业技术、疟疾防控等领域,都有非常好的经验。中国用了几十年的时间,把疟疾感染人数从6000万降到现在的几千例,这常了不起的成绩。这其中的技术进步以及政策框架,对其他发展中国家有很强的借鉴意义。因此,我们希望在这些领域上与中国合作。例如在农业方面,我们共同推动中国在非洲国家的农业技术示范中心的转型,比如在莫桑比克和赞比亚,探讨如何更好地利用示范中心作为平台,帮助规模小、年龄大的农户学习中国在过去几十年中积累的经验。

  凤凰公益:常有人说,中国的富人不愿意去做公益,或者说不愿意做慈善。您怎么看待中国富人做慈善这件事?

  总体来说,我们还常乐观的,也非常看好中国的慈善发展空间。经验告诉我们,当个人财富积累到一定程度时,就会有回馈社会的愿望。这一点在中国已经开始。我们也在中国与合作伙伴共同建立了深圳国际公益学院,用来推动整个行业的发展。此外,中国首部《慈善法》也已经生效,定义了更广义的慈善活动,这对我们来说常好的信号。另外我们也一直赞助支持世界慈善论坛,中国慈善论坛等活动。中国慈善论坛去年刚刚举办了一届,今年我们会继续予以支持。特别令人激动的是,从去年以来,已有三位中国亿万富豪加入比尔和梅琳达•盖茨以及•巴菲特提出的捐赠宣言。这个行动要求高净值人群捐出至少50%的家产,用于慈善事业。我们非常高兴地看到中国富豪加入这一行列,同时对中国慈善的未来感到非常乐观。

  我们希望看到资金的用途发生一些变化。我们目前每年大概支出的赠款总额在50亿美金上下,其中最大一笔支出花在抗击脊髓灰质炎上,每年大概5亿美元。我们希望脊髓灰质炎成为继天花之后,人类历史上消除的第二种疾病。我们希望在未来几年内实现这个目标。一旦实现后,我们就能够把这部分宝贵资源用在其他疾病的防控上。所以未来更多的是,如果在某一领域取得了既定的目标,就会把空出的资源分配到其他需求更大的领域上。